<cite id="iiyha"><noscript id="iiyha"></noscript></cite>

<rt id="iiyha"><table id="iiyha"><i id="iiyha"></i></table></rt>

<tt id="iiyha"></tt>

<rp id="iiyha"><nav id="iiyha"></nav></rp>

<acronym id="iiyha"><small id="iiyha"></small></acronym>

<acronym id="iiyha"><tbody id="iiyha"></tbody></acronym>

  •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超16萬人研究:“逆轉”糖尿病人數遠超想象!他們都有這些特征!

    2021-11-11 06:36:31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PLOS Medicine:2019年蘇格蘭2型糖尿病緩解流行病學:一項基于人群的橫斷面研究

    據估計,2019年全球有4.63億糖尿病患者,其中90%至95%患有2型糖尿病。據估計,到2045年,世界上將有7億糖尿病患者。全球糖尿病患病率上升的驅動因素包括:>65歲年齡的人增加;城市化;肥胖癥患病率上升;糖尿病患者生存率改善。2型糖尿病的緩解(廣義上定義為在不進行降糖治療(GLT)的情況下實現血糖測量正常)可能是緩和這一上升趨勢的方法。初級保健糖尿病協會(PCDS)、國際糖尿病聯合會(IDF)和多學科專家小組分別于2019年、2017年和2009年發表了聲明或實踐建議。PCDS指出:“當2型糖尿病患者達到以下標準時,病情就可以得到緩解:1. 減肥; 2. HbA1c低于48 mmol/mol(6.5%)或FPG 低于7.0mmol/l (126mg/dL),分兩次測量,間隔6個月;3.在完全停止所有 GLT 之后。IDF指出,“大多數指南將緩解定義為HbA1c低于6% (42 mmol/mol),且不服藥6個月或以上”。在2009年至2020年的研究文獻中,至少有96個糖尿病緩解的獨特定義。

    在20世紀90年代初,減肥手術后2型糖尿病患者得到了緩解。這挑戰了2型糖尿病作為慢性漸進性疾病的看法。最近的試驗還表明,通過使用極低熱量的飲食減肥也有可能緩解2型糖尿病。盡管在試驗設置和醫療手術后能觀察到2型糖尿病的緩解,但目前還不清楚緩解在正常護理中有多普遍。估計2型糖尿病緩解率是必要的,以便為資源分配提供信息,并創造新的臨床途徑,以支持這一群體繼續緩解糖尿病。緩解率估計也為臨床決策提供了背景,例如,確定最有可能緩解的群體,以便將有限的資源用于密集的生活方式管理。


    本研究旨在估計2019年蘇格蘭2型糖尿病緩解率,并在人群水平上比較2型糖尿病緩解者和未緩解者的特征。

    本項目進行了一項橫斷面研究,估計蘇格蘭所有年齡在30歲≥30歲、被診斷患有2型糖尿病且于2019年12月31日存活的成年人中緩解2型糖尿病的患病率。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對2型糖尿病的緩解進行了評估。我們定義緩解為所有 HbA1c 值< 48 mmol/mol,在沒有降血糖治療 (GLT) 的情況下,在 2019 年最后記錄的 HbA1c 日期之前連續持續 ≥ 365 天。

    本研究覆蓋162316名患者,2019年共有7710人因其HbA1c讀數低于48mmol/mol(6.5%)而進入緩解期,約占該隊列的4.8%(95%CI 4.7至4.9)。圖1提供了分析不同方面的隊列選擇的描述。

    2019年緩解期患者與未緩解期患者的主要特征差異是年齡更大(70%的緩解期患者年齡為≥65歲,而未緩解期患者≥65歲為54%);從診斷糖尿病到2019年,體重下降幅度更大;先前開過GLT的比例更低(25%的緩解期患者曾開過GLT,而未緩解期患者的比例為84%);診斷時平均糖化血紅蛋白水平較低(盡管從診斷到 2019 年,本隊列中的所有人至少有 1 次 HbA1c ≥ 48 mmol/mol),但 38% 的緩解者有 HbA1c <48 mmol/mol 診斷);既往減肥手術史的緩解率更高(盡管有減肥手術史的總體人數較少)(見表1)。

    在按年齡分層后,2019年符合研究條件的人群中,<64歲和≥65歲人群的緩解率分別為3.2%和6.0%。75歲年齡組的緩解率最高。在75歲年齡組中,自診斷為2型糖尿病以來體重減輕至少15公斤者的緩解率最高(14.5%)(見圖2)。從診斷到2019年的中位體重變化表明,按性別、年齡和緩解狀態分層的所有分組的體重均有所下降。2019年病情緩解的人平均減重6.5公斤,而非病情緩解的人平均減重3.3公斤(S3圖)。除75歲>外,大多數年齡組的女性的中位體重減輕量比男性高,而獲得緩解的男性比獲得緩解的女性的減肥中位數更大。

    在估算數據集的主要logistic回歸分析中,與2019年2型糖尿病緩解相關的特征是2019年的年齡、診斷時的糖化血紅蛋白、體重變化、GLT史和減肥手術史。與46 - 54歲的患者相比,65 - 74歲和75歲的患者緩解率在統計學上顯著更高(圖3,S5表)。緩解與診斷時的中位糖化血紅蛋白呈負相關。在 HbA1c 類別中,與糖化血紅蛋白48 - 52 mmol/mol(6.5% - 6.9%)患者相比,診斷時 HbA1c <48 mmol/mol(<6.5%) 的人在 2019 年緩解的幾率最高(圖3)。

    與接受過GLT治療的患者相比,從未接受過GLT治療的患者緩解幾率最高。緩解與體重減輕呈正相關。從診斷到2019年,與體重增加0到4.9公斤的人相比,體重減輕15公斤的人在2019年獲得緩解的幾率最大(圖3,S5表)。既往有減肥手術史的人比無減肥手術史的人有更高的緩解幾率(OR 11.93 (95% 9.41 - 15.13) P <0.001)(圖3)。減肥手術史和體重減輕均與緩解獨立相關。在單變量分析中,最不貧困的五分之一人群比最貧困的五分之一人群更有可能獲得緩解,但在多變量分析中,這些差異沒有統計學意義 (S5表)。當我們在敏感性分析中排除了嚴重合并癥患者(在多個計算數據集中為 5.8%)時,我們發現 2019 年我們共變和緩解之間的所有先前描述的關聯在 ORs 和 CIs 中僅有小的變化(圖4,S6表,S4和S5圖)。

    年齡≥75歲的人減肥效果最好(圖2)。只有12.6%的研究人口有資格參加DiRECT試驗,因為排除標準是診斷糖尿病時年齡在65>65歲的人(占本次研究人群的29.8%),患病超過6年的2型糖尿病患者(占63.7%),體重指數>kg/m2或<27 kg/m2(占4.9%),既往使用胰島素(占7.9%),診斷時HbA1c≥108 mmol/mol(占1.5%)。有資格參加DiRECT試驗的2型糖尿病緩解人群比例為4.7%(95%CI 4.4至5.0)。

    總的來說,本研究調查了蘇格蘭幾乎所有的糖尿病確診患者數據,發現即使在沒有科學干預和減肥外科手術的情況下,幾乎5%的患者成功逆轉了糖尿病,這一比例遠高于預期。這些患者應該得到充分的支持和跟蹤隨訪,以確保持續護理與糖尿病管理指南一致。重要的是,要確認對糖尿病的緩解可能不是永久性的。其中而且從未使用GLT、自診斷以來體重減輕、診斷時HbA1c<48 mmol/mol(6.0%)、年齡≥65歲以及既往減肥手術史都與緩解有關。本次發現為評估目前正在推出的糖尿病緩解和預防的多因素方法提供了有益的依據,并強調了需要制定指導方針,以支持對獲得緩解的人的緩解、管理和后續行動的定義。

    原文來源:

    Mireille Captieux,Epidemiology of type 2 diabetes remission in Scotland in 2019: A cross-sectional population-based study.

    PLOS Medicine |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med.1003828 November 2, 2021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午夜福利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