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iiyha"><noscript id="iiyha"></noscript></cite>

<rt id="iiyha"><table id="iiyha"><i id="iiyha"></i></table></rt>

<tt id="iiyha"></tt>

<rp id="iiyha"><nav id="iiyha"></nav></rp>

<acronym id="iiyha"><small id="iiyha"></small></acronym>

<acronym id="iiyha"><tbody id="iiyha"></tbody></acronym>

  •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BMJ子刊:妊娠期糖尿病需要注意篩查哪些代謝指標?與代謝綜合征的發病相關性又如何?速戳!

    2021-11-15 17:44:46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在產后糖尿病晚期,代謝綜合征和糖尿病前期的患病率顯著增加。

    有研究稱妊娠期糖尿。℅DM)與冠狀動脈鈣化或未來心血管事件增加兩倍風險相關。早期研究報告,在產后糖尿。≒P)早期(6-8周),代謝綜合征(MetS)的患病率增加15%-20%,在隨后幾年,增加了40%-50%。MetS的存在與心血管疾病和全因死亡率增加3-4倍相關。以往公布的數據沒有提及其組成部分或特定體重指數(BMI)類別的軌跡。因此,有必要在懷孕期間和懷孕后進行詳盡的代謝評估,以便在這一高危人群中制定有針對性的干預措施。

    一家大學妊娠糖尿病診所在2011-2017年間對622名女性進行了這項前瞻性隊列研究,并從2015年開始,對162名晚期產后訪視的患者進行了一項長期隊列研究。代謝綜合征(MetS)是以國際糖尿病聯合會的定義為基礎的。

    結果顯示,與孕前相比,產后早期體重保持率為4.8±6.0 kg,肥胖、糖尿病前期、MetS體重指數(BMI)和MetS腰圍(WC)的患病率分別為28.8%、28.9%、10.3%和23.8%。與產后早期相比,產后晚期體重無變化,腰圍下降 2.6±0.6cm。然而,肥胖、糖尿病前期、MetS WC和MetS BMI的患病率增加。

    肥胖的預測因素是懷孕期間使用降糖治療和孕前BMI。糖尿病前期的預測因素是產后早期空腹血糖值和糖尿病家族史。最后,妊娠期和產后早期的收縮壓、口服糖耐量試驗后2小時的血糖和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預測了代謝綜合征的發生(均p<0.05)。

    簡而言之,在PP晚期,MetS和糖尿病前期的患病率顯著增加。根據研究結果,對產后糖尿病進行為期1年的篩查是絕對必要的。研究還確定了妊娠前和妊娠期間以及妊娠后期早期預測代謝綜合征、肥胖或糖尿病前期的因素。針對這些因素的定向干預應在標準醫療護理的早期實施,并應在未來的干預試驗中進行評估。

    參考文獻:Kosinski C, Rossel J, Gross J, et al. Adverse metabolic outcomes in the early and late postpartum after gestational diabetes are broader than glucose control. BMJ Open Diabetes Research and Care 2021;9:e002382. doi: 10.1136/bmjdrc-2021-002382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午夜福利看片